害怕,只是一场空欢喜

  • 亚博官方网站下载
  • 2019-04-13 09:31
  • 88人已阅读
  古诗词里的朵朵桃花,哪一朵惊艳了你?   沈秀娟   一,   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   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   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   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   花解怜人花也愁,隔帘消息风吹透。   风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   闲苔院落门空掩,斜日栏杆人自凭。   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傍桃花立。   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   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   天机烧破鸳鸯锦,春酣欲醒移珊枕。   侍女金盆进水来,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   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   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   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隔着几百年的时光,细细品读着黛玉的《桃花行》,心依然会为那个孤苦灵秀,多愁善感又骄傲的女子而隐隐作痛。   彼时,是春天了,已经是春天了呀,在一个明媚的清晨,仿佛一夜之间,帘外柔软的春风已吹开了朵朵桃花,而帘内之人却是懒梳妆,人比桃花瘦。虽只是一帘之隔,却把明媚的春天挡在门外。“人与桃花隔不远”,帘外娇艳的桃花更衬出帘内比花还美的少女的清瘦和忧伤。虽说桃花和春风都亦不是无情之物,“东风有意揭帘栊”,“花亦欲窥人”,但帘偏就不卷,硬生生把春天关在门外,亦把幸福关在了门外。   想林黛玉这个才思敏捷,孤傲清高却又寄人篱下的女子,在花与人的强烈对比中,更显凄冷,无助。此时,一片春色又如何?从早晨到黄昏,一个人形只影单,在落日斜照中,凭栏而立的观花人就是一袭单薄的剪影,孤苦伶仃,格外凄凉。   花红叶碧,春风软软又如何?千树万树盛开的桃花如烟似雾,那么美,那么媚,那么艳。可是什么让观花的女子潸然泪下?因为林黛玉知道,再美的春天终将逝,再艳的桃花终将凋零,当零落成泥,落红成盅的那一天,是不是自己的命运也如纷纷飘坠的桃花,春已归尽,花已谢去,人去楼空,帘栊寂寞,空余月痕!   通过这首《桃花行》,我读出了太多的压抑,悲凉,和那么多的无可奈何!林黛玉在桃花身上,寄托了要冲破封建礼教的牢笼,享受春光和美好爱情的向往,也凝结着她无力改变生活的忧伤和哀痛。心事与心思只说给懂的人听,所以,当贾宝玉读到这首诗,联想到林黛玉的身世和处境,虽有太多的心疼与怜惜,可是又能改变什么?所以,心有灵犀深爱着彼此也深深懂得对方的两个人,也只能注定在两处黯然神伤。这种懂得,何需言语,不说也相知。所以,此生,孤单如黛玉,因为有了贾宝玉的懂得与怜爱,无憾!无怨!今世,用泪还你一腔真情,无悔!   二,   桃花庵歌   唐伯虎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诗句中看破世事的洒脱清狂和高傲跃然纸上,那种渴望自由,渴望无拘无束的生活态度读来让人向往和羡慕。是啊,生活在高楼林立,钢筋水泥城市里的我,读着唐伯虎的诗,怎么能不心驰神往?好想,老了也能寻一清静之处,房前屋后开满桃花,和心爱的人过风轻云淡的日子,想想就很美。   三,   人面桃花   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   还记得去年今日和你相遇,彼时,桃花正艳,而倚花而立的你啊,衣袂飘飘,眼神清扬,人比花娇。 时隔一年的时光,当我依着心中的思念来寻你,心爱的女子却已不知归处,只有满树的桃花依然在和煦的春风中浅笑嫣然。花在微笑,我在感伤,寻你不见,不知道今生今世我们还能不能相逢?可是你的样子却已深深刻在我的思念里,永不淡去!   四,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 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 有�其实。 之子于归, 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 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 宜其家人 只第一句,就美到惊艳!《桃夭 》是《诗经·国风·周南》里的一篇,是贺新婚歌,也即送新嫁娘歌。此时,春风已暖,桃花开遍。在新婚喜庆的日子里,伴娘送新娘出门,大家簇拥着新娘向新郎家走去,一路唱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满树的桃花衬着喜洋洋的气氛,还有比桃花更艳的新娘幸福的笑脸,本身就是一幅美丽的画卷。何止是人比花娇!娶到这样的姑娘,一家子怎不和顺美满呢!   五,   桃花   作者: 元稹   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   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   暖暖的春风吹落了一袭白衣 的悠悠情思,让我们心疼了一千年。那深浅相宜的桃花,如此美丽,如浓妆淡抹总相宜的你呀,而你与桃花之间,只是隔着开满菖蒲花的浅浅溪水,远远的,还有重重的巫山迷雾,和人生沧海的浩淼烟波。美丽着,忧伤着   作者简介:沈秀娟,笔名:歌声悠扬,喜欢写作,用一颗不变的初心来书写人生中不变的温暖。玉田文联签约作者,唐山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在中国青年报,河北散文风,大洼文学,河北工商报,唐山文学,唐山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歌数十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