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国人的这副嘴脸【三】

  • 亚博官方网站下载
  • 2019-04-13 09:31
  • 88人已阅读
  洛阳,中国四大古都之一,曾为十三朝首府,历经荣辱,淡泊于今;开封,八朝古都,作为北宋都城东京,是当时世界上第一大城市,千年之后,它们褪去荣华,仅有那些古迹依稀映照出当年的帝都之相。正值春日佳景,和风微扬,我来到河南,追寻古人的足迹,拜访洛阳与开封这两座留下无数传奇故事的历史名城。   洛阳,曾经享有“神都”美誉,意为神州大地之都,是中华文明的主要发源地,“万典之祖”《河图洛书》即诞生于此,这片土地上的历史遗迹众多,但我却不能一一品味,只去了两处盛名在外的景点——白马寺与龙门石窟,还有一处全球第一座也是最大的古墓博物馆。   白马寺贵为中国第一古刹,其地位不言而喻,去的那天小雨纷纷却丝毫不减热情,游人们撑着雨伞漫步在极富历史气息的古建筑群中,寻经问道、追溯佛源。我并不是佛教的推崇者,恰又逢雨天不便游客众多,对于元明清留下的遗迹未能多访,倒是新建的国际佛殿苑让我耳目一新。国际区域为印度、泰国、缅甸三国,其建设过程均由当地工人参与,我想这大概就是国别差异吧,文化是一个国家的灵魂,并不是简单的模仿就能展现本质精神的。印度的覆钵式穹窿顶和泰国的金色递进式重檐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最吸睛的还要属缅甸殿苑,该苑仿曼德勒皇宫样式,主体建筑为仰光大金塔规制缩小而建,以红色和金色为主调。正殿东北方有一龙王护佛像,但我觉得像是眼镜王蛇,它通体碧绿,盘踞五圈,背脊上有一道金色脉络,头顶前额部金色尖角穿出,獠牙毕露、信子怒吐,红宝石般的眼睛威严尽显,一座稍小佛像盘坐在莲花台上,被护在蛇头之下,真真阐释了护法之名。东南角则是经幢柱,边上有一口吉祥钟,不似中国的青铜等自然金属色而是附有亮丽的三绿及三青色,吊钟处有很多缅甸佛教中的人物和神兽,极具异域风格,十分抢眼。纵观整座白马寺景区,中国本土教义与异国文化交相辉映,历史与传承的碰撞闪溅出人类智慧文明的火花,加深了我对东南亚各国的憧憬之意。由于之前见识了云冈石窟的大气磅礴,所以我对与其齐名的龙门石窟非常期待,可整个景区玩下来,抛开香山寺、白园等景点,单说龙门石窟挺让我失望的,风化损毁太严重,除了西山石窟卢舍那大佛所在的奉先寺和前面几处保存完整,能够看出工匠们的超凡技艺,其他窟和东山石窟大多模糊缺损,已然让人产生“过不了几年就什么都没有了”的想法。当然,龙门石窟比云冈名气大些,可能从专业的角度更具研究与艺术价值,但留存不了又谈何价值,有时候古迹因为名气引来众多观赏者反而对其不利。   回来后仔细想想在洛阳游历的若干景点,倒是古墓博物馆留下的印象最深。早就听闻该馆的大名,据说体验感非常好,亲身寻访确是如此。古墓博物馆位于城区北部,下了公交车站就能看到一尊指引石雕,顺路前行到尽头即是仿古构造的博物馆。我首先参观的是历代墓葬区,也是这里的重头戏,它搬迁复原了我国从两汉到宋金的各类墓穴,让观者能系统地了解中国的墓室变迁,这还是要感谢洛阳曾经的王者身份呀。博物馆里的游客不多,虽然室外艳阳高照,但走到地下墓葬区还是感到凉意阵阵。地下四个大厅里陈列的是各个朝代的文物仿制品和真品,四周的墙壁上讲述的是每个朝代墓室的建筑特色,而连接这些大厅的廊道就是相应朝代的墓穴实物。每座墓穴边上都会配有全套图示讲解,大多很矮,拱形入口,需要弯腰探进去参观。因为保存的原因,光线很暗,有两座墓穴直接漆黑一团,我矮着身子进去什么都看不见,想着身处以前人的墓地,确实有点阴气森森。按照时间顺序慢慢游览,不难发现随着文明的逐渐发达,墓葬的形式与工艺也越来越有特色。从独葬、合葬到全家葬,从面积狭窄到开阔通达,从简陋砖块的堆砌到精美的雕刻纹样,从只供存放尸身的几何形内室到特意制成的高门大户型墓穴,再加上每座墓葬里都陈列着出土时随带的文物,无不展现了中华文明的源远博大。快要离开墓葬区时,廊边有一座大门紧闭,门上附有“喷水龙洗”的简介,好像是一个古代的文物,参观需另付费,我看到两个女学生付了钱,工作人员神神秘秘地把门拉开可供人进去的程度,当两个女孩进去之后迅速把门一关,瞬间,我感到一阵不舒服,好像那道门就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介质,那两个女孩就此会消失不见穿越不知哪儿了。诶,我甩甩头,心想大概是这里时间待长了,阴气太重扰乱了思绪。后两个景点是墓葬壁画展和北魏宣武帝景陵。壁画馆陈列的是汉代、魏晋、唐宋、金元等多个朝代的墓葬壁画,墓室的主人从达官贵胄到平头百姓,因此这里也是用图像呈现的中国史。而且我们能看到开放的壁画修复室,里面的工作人员正在精心修复着壁画,看到边上橱窗里展示的各类修复工具,我不禁敬佩他们为保护民族文化做出的贡献。景陵历经1500多年,依然壮观,从墓道到墓室全长54.8米,往里走去,凉意渐浓,抬头可见拱形古朴砖顶,四周内壁完好,尽头处就是石棺所在地,石棺背后打出了蓝紫色的灯光,照得半边墓壁冷光荧荧,虽然气氛森森但我还是觉得非常应景、很有味道,这里毕竟是一处历史遗迹,还是为数不多的墓葬,试问这辈子又有几次得见呢?   如果说洛阳是因为它的众多遗迹与文物让我见识到曾经都城的繁盛,而开封,则是它本身的气质令我体会到古都之味。到达开封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打了车去订好的酒店。知道自己订的是繁华地段,但没想到站在酒店前,眼前的夜景让我刹那间仿佛来到千年前的北宋,那个经济文化空前繁盛的东京。我就住在宋都御街的对面,宋都御街是在原东京御街的遗址上建成,全长四百多米,其中的匾额、楹联、幌子、字号均取自宋史记载,漫步在这条街上无异于重回大宋。宋都御街及其周边建筑均是典型的宋代样式,屋脊至檐角都拉有光带,夜幕降临,华灯初起,红黄两色与蓝绿色的光辉映得整片仿古建筑群富丽堂皇、光彩熠熠,好像自己就是站在了真正的御街上看王朝鼎盛,百姓祥和富足。   由于曾经是北宋都城,开封市内的建筑大多仿宋,行走其间,不一会儿就能碰到一座古迹或因历史兴建的景点,大相国寺、山陕甘会馆、城墙、开封府等散布在城中各处,让人惊喜连连,不禁叹道,开封是至今唯一一个让我觉得穿着汉服在其间行走毫无违和感的城市,在这里,民风、习俗、城市建设大都沿袭了过去,随处可感受到的宋代意象令我感慨这是唯有曾经身为帝都的城市才能展现的气质。开封唯一一个5A级景区则是清明上河园,以张择端传世名作《清明上河图》为蓝本,再现了一千年前清明时节汴京的繁荣景致。园中的工作人员均身穿汉服,我也是特意换上了交领襦裙,梳起古代发髻,真真切切体验一次大宋人民的生活。不过话说回来,清明上河园毕竟还是人工建造,商业味太浓,我还是想去那些承载着历史遗韵的地方看看。   铁塔公园是以现存的开宝寺塔为名的古迹公园,其中的开宝寺塔始建于公元1049年,由于通体由褐色琉璃砖砌成,颜色似铁,所以元代开始民间称其为“铁塔”。从大门往里走,穿过接引殿、灵感院等景点,高耸的铁塔映入眼帘。由于是逆光,我只能看见纯净蓝天下暗色的塔型轮廓,它静静地立在那里,仿佛一切俗世与其无关,建成的九百多年里,它经历了地震、战火、水患却依然无畏,在开封的东北隅见证这座城池的变迁与兴衰。走近塔身,才真正看清它的琉璃砖体,原来,它竟是那么美丽,砖与砖之间有榫有槽,垒砌严密合缝,上面雕有人物、植物与祥云等图案,精美绝伦。因为是琉璃材质,表面光滑剔透,仔细观察才能看出并非都为褐色,在阳光的照耀下,蓝色、绿色、酱色发散出柔和的光芒,使得整座塔身流光溢彩、福光盈盈,让人移不开眼。龙亭公园为清代建筑群(但历史并非从清代开始),其中的主殿龙亭大殿是宋代皇宫后御苑旧址的一部分,建于72级蹬道的平台之上。我去的时候正是四月中上旬,大殿前的御道上悬挂着大型条幅“大宋花朝节”,想必花朝节那天此处定是热闹非凡,开封真是一个尊重传统文化的城市啊,有历史底蕴的地方就是不一样。登上大殿眺望远方,市内景色尽收眼底,转了一圈,看到一座廊柱,上面刻有诗文:东京梦华销尽,徒叹城郭犹是人民已非,我慢慢念出来,发现署名竟是康有为,这句诗真是道出了开封的荣辱啊。上网查阅才知,1923年4月,康有为游历开封,在龙亭大殿登高远眺,南望古城历经兵火已非旧日繁荣的模样,北望滔滔黄河因而触景生情题联一副。唉,六朝旧事随流水,是每座王城逃不开的宿命啊。   离开开封的那个晚上,我来到包公祠码头,亲身体验一番夜游御河,我没有坐船,只想悠闲步行,细细品味一段大宋的旧时光。暮色降临,灯光点起,河面上星星点点的绿意与临近岸边的芦苇交融在一起,随着傍晚的凉风轻轻摇曳,像是欢迎游客们的驻足。一城宋韵半城水,汴河贯穿着开封的众多名胜,沿河前行,一座座形态各异材质不一的桥梁横跨御河之上,两岸在灯带映射下呈现金色的仿宋建筑群与波光粼粼的碧色河面交织出一篇别样的大宋风云录。琪树明霞五凤楼,夷门自古帝王州,夜色渐浓,看到河中竖立的介绍各类宋代民俗典故的灯箱,头脑中浮现出曾在故宫见到的《清明上河图》真迹,我想,也许这座旧时都城的荣华我们只能在画中和孟元老的笔下窥探一二,但是如今,在夜幕里的汴河,我却能些许感受到当年帝都的盛极一时,身边的桅杆没入蓝紫色的天际,上面的经幡书写着“大宋御河”四个大字。彼时,沉寂的天空、清新的晚风、迷醉的夜景……共同谱写出一曲独属于这个时代的东京梦华录。   司马光曾叹:“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其实,对于那些历经沧桑变换兴衰荣辱的都城,哪座不符合呢?洛阳和开封,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现今虽已没落,藏匿于过去的盛名之下,但对于中华文明的传承,它们确实做到了表率作用,在这两座城市,我们能够看到大大小小的字画店、中医铺、古玩店,民众欣赏这些,传统文化自然地融入他们的生活,就是因为那扎根于城市灵魂深处的,自古传下来的历史底蕴,这就是古都的魅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