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罗童趣(三)

  • 亚博官方网站下载
  • 2019-04-15 15:41
  • 88人已阅读
        六      太阳从东方转到西方,老奶早晚依旧忙碌着,三儿子不知道何时起也会唱起了歪调调“我要找老婆,老婆不要多………”      依然是父辈的根,老三,倒是老实憨厚,却也是个酒鬼,经常在心情不好时酩酊大醉,找老婆当然也是他此生最美的愿望,但女人似乎象天上的星星一样,虽然多,但是他一颗也抓不住,家里虽然种着大田,玉米碴子、大土豆、大白菜的随便吃,管饱,但却常常断了油盐,于是老三就到山里去砍了大柴去集上卖,卖了些钱到商店买瓶“二锅头”自斟自饮起来,饮到动情处哼起凄凉的小调调“我要找老婆,老婆不要多……”引得村里的孩子一阵哄笑,老三依旧喝着唱着,到了忘我的境界。由于老三敦厚肯干,老奶对他倒是体贴入微,再忙再累,每年冬天都会织付手套给老三,带着老娘织的手套暖在手上,喜在心上。随着年龄的渐长,老娘的手套终究没有抵过对娶女人的向往,老娘的关爱终没有老婆的甜蜜来得实际。老三开始和老奶赌气,摔摔打打家里已经破旧的用具,拎着锄头铲的地却是毛毛草草,老奶虽脾气超好,实在急了就会厉声喊道:“谁让你自己不争气,天天喝大酒,谁会嫁给你……”话虽是这样说,但老奶终究心软,催促老三和老四到前面村子帮工。      靠近县城的大村子,大概有几百户人家,老三和老四帮工的家是个上岁数的老两口,儿子们都去城里打工,日子在村里也是殷实。女儿领着三岁的儿子常常回家,说起来老两口的女儿却令哥俩耳目一新,穿着素洁的深蓝色布衣,身子也苗条俏丽,脸蛋也耐看。谁知丈夫却因疾病过世,年轻轻就成了寡妇。寡妇话语不多,抱着儿子不肯松手,时刻用眼睛瞟着儿子,有着农村妇女少有的细腻温顺。认识了老三哥俩好象遇到了救命稻草,最后竟然随着老三老四回到了家,老奶虽粗糙,但也看出了端倪,这老三,老四好象都对这小寡妇有意思,惴摸着:“这社会老早就是一夫一妻制啦啊,怎么处理呢?弄不好又会丢人啊!”,又一想,老三年龄大要成亲,当然这就是老三的老婆,经过无数心里权衡后,老奶终于出手啦,快刀斩乱麻!趁老四到场院里打谷子,拽着老三和女人到了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回家后,硬是关上门直接入了洞房。      结果老四知道真相后,感觉就象无数只蚂蚁在心里爬,又好像自己的快到手的财富,硬生生的被哥哥霸占走一样的失落。在老奶的威逼下,老四心里虽有一百个不情愿但迫于老奶的压力,无奈地叫了声“嫂子”。      女人倒是勤快,跟老三铁了心的过日子,盖房子缺钱,女人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一块砖,一把泥的动手在老房子后身盖了三间倒制盖,然后把玻璃窗擦得锃亮,屋里又吊上石膏棚,老三笑得合不拢嘴,三口之家的小日子倒也幸福平静,老三依然喜欢喝两口,但较先前酒量大减,逢人便说:“不敢多喝啦!都是媳妇管得严……”走在田间地头也总是哼着自编的小曲“老婆老婆,你是我的好老婆……”。      老三无忧无虑享受婚后生活,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变故说来就来啦,村里忽然来了几个大盖帽的警察,不由分说就把老三的媳妇带走,老三追了几里路,警车仍绝尘而去,老三抱着女人的孩子眼泪象涛涛的河水泛滥起来。原来老三媳妇是个人贩子,和他人合伙贩卖儿童,她虽不是主犯,但也得服刑啊!前两年由于孩子小,公安局没有对她进行逮捕,如今孩子足了三周岁,便来执行,人们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从来不让其他人碰她的儿子。知道原由,老三只好认命,之后,老三便领着老婆带来的儿子在家苦等媳妇出狱。从此,村口多了一对期盼媳妇,期盼妈妈的父子。      从此老奶身后又多了个外姓孙子,从此操劳的老奶腰也好象不那么坚挺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篇:生日

下一篇:没有了

Top